当前位置:收藏频道首页 > 中华观察 > 正文


许礼平谈书画信札收藏(1)

2017-09-27 09:55:14  澎湃新闻    参与评论()人



郑诗亮

编者按:香港翰墨轩总编辑许礼平先生的身份,总是难以下一个准确的定义。冠在他身上的头衔,有收藏家、金融家、投资家、编辑、作家等,足见他的兴趣之广、才力之大。而他的广交游、好记性也是出了名的,但凡与他见面餐叙,总是讲不完的故事、说不完的掌故——一直以来,他对历史细节都抱有强烈的兴趣,而这种兴趣延伸至收藏领域,便是对历史文献的关注与搜求。他自承“最初收东西很随意,没有系统”,“后来集中火力在历史文献方面”。而他的收藏反过来也丰富了创作,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招隐士,举逸民”,“发潜阐幽,伸张迟来的正义”。听许先生讲述这一路的收藏故事,一方面艳羡他能够幸运地得到这么多前辈的指点与帮助、遇见这么多难得一见的书画文物,另一方面也不禁感慨,很多时候,一幅画、一张字、一封信,乃至一枚照片、一页档案,里面都隐藏着丰富的细节与历史的真相。

许礼平(澎湃新闻 蒋立冬绘)许礼平(澎湃新闻 蒋立冬绘)

您大约是从何时开始接触收藏的?

许礼平:我在澳门出生长大,住在巴素打尔古街(海傍街)佛山轮船码头对面。离我家不远有一条关前街(澳门人称之为“烂鬼楼”),相当于北京的琉璃厂、香港的嚤啰街、九龙的鸭寮街,满街都是摆卖古董、旧货的,沿街两边有固定的店铺之外,还有许多每天下午才摆摊的流动摊贩。这条街周一至周六下午三四点至天黑前,人头涌动,非常热闹。我十来岁的时候就喜欢在“烂鬼楼”转来转去,寻检有趣的东西。那个时候没有钱,也不懂,只能捡些旧书,或什么破烂的东西。

我最喜欢去的一家店名叫“大石”,老板姓梁,个子魁梧,熟客和街坊都叫他做“大石”,或背后称为“大嚿石”(大块头)。我在这家店买过一册同治光绪间出版的《天路历程》,这是用广东话写的圣经故事,也买过一些旧日童蒙的《幼学训蒙诗》《高等论说精华》,还有赌博的书《断穷根》(此书无法看懂),还有一本“奇书”——刘少奇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当时全国掀起批“黑修养”浪潮,所以此书相当有名。在大石见到这部名著,拿起问几多钱,答曰“五毫子”(五角),当年五毫可以吃一碗“中用”(云呑面,细用三毫,大用七毫),还买得起,于是捧回家“闭门读禁书”。现在这些儿时捡来的宝贝不知丢到哪里了。

饶宗颐、关万里(中)与许礼平合影于澳门,约1980年饶宗颐、关万里(中)与许礼平合影于澳门,约1980年

我幼时喜欢画画。住宅对面是“平安码头”,再远处是“湾仔”,斜一点的是四号巴士总站,都是我不用出门的写生对象。差不多1966、1967年的时候,我开始跟关万里老师学写画,他说画画要题署钤印,关老师带我去关前街,就是去大石那里,正式介绍我认识大石,买一些酸枝小盒子,供存放图章之用,又买一些石章,后来关老师请林近先生为我刻名章。从这时开始,我与大石更熟络了。而我对书画的兴趣,也就慢慢引发起来了。

当时看过哪些名家画作,您还有印象吗?

许礼平:澳门地方细,那个时候想看名家画作原迹,十分艰难,要看印刷的名家的画册,也不容易。偶尔在《人民画报》上,看到刊印的齐白石、徐悲鸿、傅抱石的画,就十分开心,看完又看,爱不释手。当时澳门最繁华的新马路,有家新迁入的星光书店。我常到那里“打书钉”。当时星光也看不到有什么名家画集。有一天在星光见到人民日报出版的《黑白版画选》,被书里头众多版画吸引,遂掏钱买回家,时常翻阅欣赏。这本书后来借给一位朱姓朋友,也就像刘备借荆州,去如黄鹤了。五十年后,仍然惦挂此书。

当时在澳门要看原作,只懂得上木桥街关老师的家,才可以欣赏到。他家楼底很高,几乎可以作两层楼那么高,墙壁上挂满了画,记得有黄宾虹、高剑父之类的名家画作。我到关老师家中学画时,经常浏览墙壁上这些名画,到现在还有印象。

后来我到了香港,能够看到的东西就多了。香港的书画展览很多,澳门就没这个机会。记得初到香港时,去般咸道香港大学冯平山博物馆,看“画坛怪杰苏仁山”的展览,至今还记得有一件苏仁山水墨梅花,以浓墨没骨写花瓣,与平日所见双勾的大不一样,吸引着我的眼球。香港有个大会堂,好几层是图书馆,顶楼就是香港艺术馆(后来迁九龙尖沙咀),大概1970年,那里展出过一批齐白石书画,许多展品是当时日本驻港总领事须磨的藏品,这个展览在当时就引起轰动,我去看了好几次。

集古斋五十周年晚宴集古斋五十周年晚宴

六七十年代香港大道中雪厂街交界有一古老大楼“中和行”,二楼有家集古斋,专门销售中国书画、古砚、古籍等,集古斋楼底很高,也是挂两层画,我时常去那里看书赏画。当时没有钱,画只能看,没想过去买。书也很贵,但偶尔还可帮衬,咬牙切齿买一两本。其实当时的画,说贵并不很贵。至今记得看过一张吴作人画的六尺整纸大熊猫,定价六百块,当年不知道可以打折。那时吴作人算是新派画家,没人当回事,受推崇的是任伯年、吴昌硕这些海派画家。因为香港的收藏家多为上海人。还记得吴昌硕一小片梅花立轴,定价三千元,是吴作人熊猫大轴定价五倍,当时这幅红梅已插有某医生订购的红签。我更加用神细看,因为买家一提货,就再也看不到了。

当时的书很贵,贵到什么程度呢?我记得七十年代初在中华书局海外办事处打工,月薪不足二百元。但买一册薄薄只有几页纸的珂罗版陈老莲《归去来辞》,就花了两百大元,是一个月的工资。解放后出版的更贵,一册《傅抱石关山月东北写生画册》,要五百大元。我没有那么多钱,是帮关万里老师买的。

1234...全文 7 下一页
关键词:许礼平 书画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精彩高清图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