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收藏频道首页 > 中华观察 > 正文


问诊博物馆:展览有三大症结(2)

2017-09-18 09:47:54      参与评论()人



他认为,有的展览之所以会让观众看不懂,一是策展的研究者不够熟悉观众,造成专业的隔阂;二是博物馆长期以来不太关注观众文化心理上的需求,容易以教育者自居而造成文化上的隔阂。这都加深了博物馆的“冷冰冰”之感。

“博物馆的资源要想让更广泛的受众共享,就不能完全是书斋式的研究和研究成果书斋式的学术转化。研究者需要放下身段,从研究对象的选择到相关成果的转化形式都要更容易理解、更有传播性。”安来顺强调。

但通俗如果做过了头,也会使展览过度娱乐化。“现在有些展览为了取悦观众,可能就搞过头了。”穆朝娜说。

在博物馆展览中,精品展仍是最普遍的一种形式。很多人说起博物馆,就是看国宝、找地方照相。

各馆之间比拼展品的名贵,甚至某些馆靠展示古代女尸拉人气。而观众也往往只记得哪件展品最珍贵、最新奇,自身的文化修养并没有得到多少提升。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宋向光强调,“博物馆绝不是只有单一的国宝,而是完整的知识体系、历史体系。”

“理想中的展览应该是高雅但不深奥,轻松但不浅薄。”安来顺说。

博物馆展览不应仅仅限于博“物”,还应当关注展品所承载的文化意义。“一件元青花和一件民国老照片,价值是一样,都是反映那个时代的历史文化价值。也许民国老照片比元青花更加珍贵,因为它所承载的文化信息更丰富。”中华世纪坛艺术馆艺术总监、首都博物馆前馆长韩永说,“博物馆是把不同时空的遭遇、感受准确、生动地传递给现代人,成为过去和现代的桥梁,成为社会中不同人之间的桥梁。”

如何将文化内涵、历史意义深入浅出地解读出来,也是一门学问。多位专家强调,博物馆是一个“讲故事”的地方。好的展览应为观众讲一个好故事,复原出鲜活的历史文化图景。

“展览不仅要展示文物的技术和艺术,更重要的是要展示文物的组合关系,和文物与人、与当今社会发展状态的关系。这种关系和联系的价值有时会远大于它本身的价值。”南京博物院院长龚良说。

什么才是讲好故事?安来顺认为,2016年首都博物馆举办的“王后母亲女将——纪念殷墟妇好墓考古发掘四十周年特展”就做到了。策展人冯好本着“看着不累”的标准,尝试了“简短而有美感”的说明文字,特意用“她的时代、她的生活、她的故事、她的葬礼”这种普通人的视角命名四个单元。

“它给高度发达的青铜文明以及妇好这样的帝王身份,赋予了一种世俗化、人文化的意义。用王后、母亲、女将的结构来稀释掉深奥的东西。既有历史厚重感,同时又觉得她也是一个有悲欢离合的女人。”安来顺解释道。

好展览要能给人思考和启发。美国芝加哥博物馆的一个展览就给韩永留下了深刻印象。展览展示了十间宿舍和十个人,让观众猜宿舍分别是谁的。结果,打扮最漂亮的姑娘屋子最乱,外表邋遢的人屋子却最干净。“就是让你看到不同的生活方式和理念,在一个城市共同生活,你要宽容,如同别人宽容你一样。”

不论是讲故事还是解读文化,根本都在于,展览要从过去以物为服务对象,向以人为服务对象转变。

“要用观众更能接受的方式来传播和教育,而不是我擅长的方式。对于这个,有的博物馆人认识到了,开始实践,但大部分人还在走老路。”冯好说。

亟待打破策展人才困局

博物馆展览讲不好故事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策展方法还不尽完善。

关键词:博物馆 展览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精彩高清图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