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收藏频道首页 > 瓷器 > 正文


为了那一抹跨越千年的天青色——一位农民工艺大师对汝瓷文化的坚守与传承 (1)

2017-07-21 15:33:17  河南日报    参与评论()人



“天青色,玛瑙釉。看着薄,摸着厚。芝麻钉,釉裹足。体轻巧,内含秀。香灰胎,蝉翼纹。晨星稀,润如玉。很养眼,不刺目……”5月底,记者到宝丰县大营镇清凉寺村采访,民间陶瓷工艺大师、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汝瓷烧制技艺)代表性传承人、今年57岁的该村村民王君子,一见到记者就用他自己编的顺口溜,朗朗上口地表述起他对于天青釉汝瓷的真切感受。

清凉寺村是北宋汝官窑遗址所在地,王君子的家就位于清凉寺村的西南,距遗址不远。在他家院子的一隅,一个以天然气为燃料的烧瓷炉,刚刚烧出一炉形态各异、润泽如玉的汝瓷,王君子一边审视带有余温、正在开片的一件件汝瓷,一边向记者讲述他与汝瓷的故事。

痴爱陶瓷

“因为爷爷和父亲都喜欢陶瓷,受他们的熏陶,我从小也喜欢陶瓷。十四五岁时,经常看见一些外地人到我们村来捡瓷片,我也去捡。1975年,我们村平整土地,从地下翻出来不少瓷器碎片和破损瓷器。”王君子回忆说。

“那时候,村民们经常从地里翻出瓷器碎片,但不知道村地下埋藏着封存千年的北宋汝官窑遗址。很多村民看重的是翻出来的瓷器,认为散碎的瓷片没有价值。我搜集瓷片,连翻出来的玛瑙石、木灰、牛骨也搜集。回到家,我就仔细揣摩——这些东西和釉色到底有什么关系。”

王君子说:“二十五六岁时,我去附近煤矿打工。其间,妻子将我捡回来的二三十件瓷器全给卖了。她嫌搁在家碍事。10元、20元的,最多的卖了30元。为此,我回到家和妻子生了一场大气。”

王君子觉得,他捡到的这些瓷片包括被妻子卖掉的瓷器,完全不同于市场上卖的许多瓷器。这些瓷片看起来青如天、润如玉,含水欲滴、似玉非玉,在不同光线的照耀下,会随光变幻,亮却不刺目。此后,他更加着迷于这些瓷片,也萌发要烧造这种瓷器的愿望。

探求不止

王君子说,中国瓷器烧造技术在北宋时期达到了顶峰,而当时的天青釉汝瓷因北宋皇帝宋徽宗的偏爱而被列为宫廷御用瓷。更重要的是汝瓷在制作上不计工本,在艺术上精益求精,汝窑被誉为宋代五大名窑——汝窑、钧窑、官窑、定窑、哥窑之一。可遗憾的是,仅存世20年的汝瓷烧制工艺和官窑地点,随着金兵南侵,宋徽宗被掳,转瞬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

1986年以后,考古队在清凉寺村东搞过几次考古挖掘,他都很关注。考古队挖出来不要的东西,有一些他捡回家去,有空就反复端详,认真研究。到2000年第六次考古挖掘,确认清凉寺村就是北宋汝官窑遗址所在地。2001年,遗址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5年,被列入全国100处重大遗址保护项目。

我坚信只要有这些东西做标本,标本就是老师,总有一天可以找回北宋汝瓷天青釉的制作原料。1987年,我开始随县紫砂厂王留现师傅学习瓷器烧造技艺,从选料练泥、制坯成型、施釉烧制等方面一步步学起。后来,我多次拿着捡来的瓷片和原料标本到省地质区调队、北京中科院进行成分分析,根据分析数据,不断辨别、确认哪些东西可以作为天青釉原料。

王君子接着说:“当时,只要听说哪里有适合做天青色瓷器的原料,我就立即前往寻找,周边的丘陵山地我都跑遍了。方圆200公里以内的,我骑摩托车带着干粮去;再远的地方,我就坐火车去。找到原料后,我就拿着到科研部门化验、分析、对比。有一次骑摩托车去山里找原料,被摔伤了,差点丢了性命。”

关键词:汝瓷 文化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精彩高清图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