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收藏频道首页 > 正文


在传统的紫砂作品中,一类紫砂壶制作最难,它叫掇球

2017-08-01 16:39:22  紫砂之家    参与评论()人



在传统的紫砂作品中,一类紫砂壶制作最难,它叫掇球,这壶看起来非常简单,就凭借几个球形的堆垒连接而形成了一个整体的美物。

“掇”有拾取、选取、获取之意,也通“缀”即连接之义,因此掇球,实际上就是将选取若干球状体并将其按一定规律,美学法则连接起来,中华民族,我们的祖先虽然数学方面的成就不及希腊,罗马那些人,但在艺术方面的创造绝对是高人一筹的,掇球壶就是其中一例。

从整体造型来看似乎并不像球,但细细分解无不取之于球!壶身就是一个大球,当然有的壶适当将其形体压扁一些,这也是为了整体美的需要,壶盖是半个球,盖钮又是一个球,而壶嘴及壶把则是截取球上的一个弧度,然而,假如仅仅是凭借这几种全球、半球,球中一段而随意拼拼凑凑的话,那又成了一个怪体,我们的先人却异常聪明,他们是在拾取之后进行加工,改造,然后进行美的更迭。

掇球

陈正初:《掇球》

来看壶身,若是一个滚圆的球,那按照透视学的观点来看它的最亮点应该是球体的中间,这个亮点至上而下左右应该是等距离的,然而,掇球壶却将壶腹稍稍往上移一点,这就使壶身更显挺拔俊秀,也就是以壶身扛起了壶嘴与壶把,这种几何学上的比例,我们的制壶先辈虽然说不出道道儿来,可他们知道必须这样,否则的话,这壶做出来就太丑相了。

壶肩至壶口必须有一个直挺的过度与衔接,壶口与盖的相接要有线条承载,否则那壶盖就没有一个根基所在,壶盖虽为半球,但又不是绝对的,它可以根据需要作适当的切割,那盖钮也是如此,但必须从整体上看是球形,换成桥形,扁形,方形都将不伦不类。

壶流必须一弯半,而其口小根大,与壶面的连接应该很自然的,仿佛从壶体上转折过去。壶把要从壶肩开始,逐渐由粗变细,引至壶下腹而收,这样整个壶看上去犹如行云流水,非常畅达。

1915年在巴拿马国际赛会上,那些洋人一眼看到程寿珍的《掇球壶》,好像亮起了一盏灯哇!中国人真了不起,最简单的球状体经过他们这么一组合,就变成了最美的器皿。因此一致投票,给以了头等金奖。那一年人们奔走相告,祝贺程寿珍的掇球壶获得殊荣,程寿珍兴奋异常在壶底铃上“冰心道人”和“八十三老人“作此茗壶巴拿马和国货品展览会曾得优奖二十四字阳文纂书印款,以此赠送有关人士。1932年此壶又获芝加哥博览会优秀奖。

一把小小掇球壶数次得奖,足见其魅力无穷,也可以看出西方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青睐。

掇球壶是一身素气,光滑可鉴,完全是让简练形体来展示其美的内蕴,假使在其壶身壶盖上刻上字画,那就会显得画蛇添足了。有人也这样做过,但是历史上的就留不住足迹,必须被淘汰出局。所以当今的大画家宜兴籍人士吴冠中先生就不主张在紫砂壶上书刻字画,它曾对顾景舟先生说“紫砂壶造型古朴雅致,线条简洁流畅……时代气息主要靠造型来表现,并不需要外加什么东西,”蜿蜒谢绝欲请其为紫砂壶作画之托,当然吴冠中的观点不无偏颇,一概排斥字画装饰不一定对,但对掇球壶之类的造型我是坚决反对书刻字画的。

(责任编辑:骆文龙)
关键词:掇球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精彩高清图推荐:

 



新闻 军事 娱乐